文化生活

爷爷那盏灯

作者:  信息来源:拂晓报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8

我的老家在泗县大庄镇曙光村东彭庄,庄上有所小学校叫“东彭小学”,我爷爷是校长。提起我爷爷(彭思聘)的名字,十里八乡都知道。他对工作尽职尽责,对子孙教育有方,疼爱有加,口碑甚佳。几十年间,他勤奋地执鞭讲堂,为人师表,硕果累累,可谓“桃李满天下”。他既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园丁,又是一位一心向善、乐于奉献、受人尊敬的老人;同时也是最疼爱我、我最尊敬和怀念的亲人。

我的初中在离家十里之外的万安中学就读,平时不住校,每天晚自习后回家,每天晚上,爷爷总是提着一盏小马灯站在庄西头的小桥边等我。那时的爷爷已经六十多岁了,背微驼,但几年间风雨无阻,从未间断。每当我晚自习回来,远远地看见那点如萤如豆般的亮光,就仿佛看见他那提着小马灯微驼的身影,灯光给了我希望和鼓励,我的心被幸福塞得满满的。那时农村初中辍学的学生很多,皆因生活条件差,天天奔波辛苦,许多人受不了,正是爷爷无微不至的关怀,我才不曾有过辍学的念头。

爷爷不仅是我生活上的支柱,还是我精神上的导师。他知识渊博,对我循循善诱,常常语重心长地教导我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、“学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”、“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”,如此之类的劝学警语,自幼就牢牢扎根于我的心中。所以,求学路上我能一往无前,顺利到达光辉的彼岸。

我从记事起,就和爷爷一起生活,一个桌子吃饭,一张床睡觉,直到1998年我考上大学以后才和他分开。多年来,爷爷常向我传授人生处世之哲学,教我做一个正直无私的人。他的教诲一直激励我不畏艰难、砥砺前行。想当初,在我要远离家乡求学时,对爷爷和家庭依恋不舍,爷爷劝慰说:“要以学业为重,不要贪图家里的一时舒适而误大好前程,一定要志存高远……。”

爷爷不仅对子孙教育有方,疼爱有加,在方圆几里的村庄口碑也甚佳。他是我们村小学第一任校长,而且是个老私塾先生,因写得一手好毛笔字,每年春节前一个礼拜就开始为庄邻义务书写春联,几十年间从未断过。方圆几十里,谁家有个红白喜事,都请他坐柜。他为人和蔼、真诚可信、规矩认真;每逢庄邻间有矛盾纠纷时,总会不辞辛苦前去调解言和,得一方安宁,因此,爷爷深受众乡亲爱戴与尊敬。

2011年6月,爷爷因病驾鹤西去,我悲痛欲绝,感觉天塌一样。那段时光,我很消沉,不思进取。随着时光流逝,悲情渐消,眼前常浮现爷爷的音容笑貌,耳边常响起爷爷对我的教诲,于是我化悲痛为力量,报名参加了全省组织的选派优秀大学毕业生到农村任职考试,以全县第二名的好成绩被录取,至今,爷爷那慈祥的面容仍然时常闪现在我的脑海,他那些励志良言常在耳边响起,提灯守候于小桥旁的驼背身影不时在我的梦中浮现……

彭林


上一条:小路
下一条:当野菊花开遍田野

皖公网安备 3413020200006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