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生活

小路

作者:  信息来源:拂晓报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8

“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,一直通往……”每当人们看到“小路”这样的标题,就会自然想起前苏联同名歌曲的歌词。可我心爱的这条小路,既不曲也不弯,而是笔直笔直不太长,紧紧连着我的老家安徽省砀山县的“宋屯”及其正北的“苏集”两个村庄。我之所以对它情深意切,是因为这条小路全由代表着古砀山故黄河历史的细沙积淀而成,也是从我开始有记忆能力的1949年起,最爱去的“游乐场”。

 这条无名小路也曾给我带来过烦恼。1954年我去三官庙小学参加初小升高小考试的那天,必经这条小路,然而小路却像一条水沟一样,因它地势低洼,大雨过后许多天都会是这样。我蹚着水走,蹚着蹚着,突然“噗通”一声,墨盒掉水里了。那时候没有瓶装墨汁,都是买墨碇在砚台里用水研磨成墨汁,再倒进放有棉絮的墨盒里,用写小楷的毛笔蘸着墨盒里的墨汁撰写作文。从水底摸墨盒耽误了好大会,等我跑到考场,已经开考好长时间了……

 虽然从1959年我就离开家乡,外出求学、工作,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调回家乡工作,都再也没在原来的村子里居住了,可我对这条小路依然情谊浓浓,因为每年都要踏着这条小路,到前辈的墓地去扫墓。只要走在这条小路上,孩提时代的桩桩趣事,便会一幕幕地“过电影”,其乐无穷。有时,即使不扫墓,也特想到这条“原汁原味”的不能再“原汁原味”的小路上来回走上一趟,好像走上去,我仍是“小孩”一样。可话也得两说着,从我青春年少到年富力强,再到年逾古稀,这小路给我带来的比“水底摸墨盒”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烦恼,却也不少。且不说晴天走过它全身一层土的情景,单说雨雪过后扛着自行车跋涉,开车在路中“马陷淤泥河”的情景,真的记不清有多少回。然而每每烦恼过后我都这样想,好长时间不来一次,为了扫墓,再苦再累也值!我依然无悔无怨地钟爱着这条小路,包括路边的一草一木。

 2019年4月5日是清明节,我和从郑州返乡扫墓的二姐一同进入这条小路时,眼前豁然一亮:一条光滑平坦的水泥路展现在我们面前!从70年前开始就储存在我脑海中的那条沙土小路一去不复返了。我和二姐兴奋地下车在崭新的水泥路上步行,二姐问我:“你小时候常说,一趴在这小路上就能听到小路说话,现在趴趴看,还能听到吗?”我回答:“现在不趴,就听到它说话了!”“说的啥?”“它说,美丽乡村建设——有我!”

王鸿任


皖公网安备 34130202000066号